跳到主要內容

《教學篇》骨架沒長好,連話都說不清楚

作文,老生常談「起、承、轉、合」,但這究竟是什麼?如何對小學生談起呢?淺顯易懂的說法就是─「開始→經過→結束」簡單來說,「起承轉合」就是指一篇文章的骨架,在國中會考評分規範標準中,稱之為「結構」,又有人稱之「架構」,是被獨立出來檢視的,可見,架構對組織文章的重要性。


其實,語言是口語上的作文,文字是書寫上的作文
對一個孩子而言,能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得清清楚楚,這可不容易呀!回想我們的孩子,三、四歲時,常常「話」起了頭,很快地就跳到結尾,又或者,父母得要去拼湊孩子的句子,好能理解其敘述的事情;五、六歲時,敘事能力稍好,可以說出比較多的內容時,但是,因為詞彙的使用和認知有限,偶爾,自創有趣的語詞。

因此,多和孩子說話、說故事,便是示範「敘述」的技巧,敘事越清楚,顯然地,表達邏輯越清晰!寫作的基礎訓練就是將「開始→經過→結束」完整的傳授給學生,強化文章組成的基本型式,使其內化成孩子的習慣,同時,體認到每一段落都有一個重心組成,明白每一個段落的差異性。這就是《寫作基礎班》的學習核心。

至於,「起承轉合」到底是什麼意思?「起」,就是故事的開端,也可以是一個道理的說明。「承」,則是承接第一段接續描述,或是開始事件的起頭。「轉」,則視為一個轉捩點,上一段正面實例,此段即反面實例,或作為第二段的延伸,突顯事件的高峰。「合」,便是將故事發展做個結束,可以為心得、結論。上述,可知文章布局的類型不只一種,寫作的結構也不一定非要四段,散文更是經常超過四段「起承轉合」強調的是文章的張力與鋪成,使前後脈絡可以舉綱目張,不易偏離主題。

總而言之,「開始→經過→結束」就是敘事的基本功,不管是敘述一個物件的外觀或是一件事情的始末,都得循序漸進,不得馬虎。


上文為小二生作品,不論是整篇文章的發展或是單一段落的描述,乃因敘述清楚、前後連貫,即能使閱讀者在欣賞時,腦海中出現畫面。
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《教學篇》家教老師的深入閱讀七大技巧

就我所過去研習的經驗獲得一件事:「閱讀理解從幼兒開始培養」,這在從我的舊文《看畫10分鐘,練出孩子的競爭力》有提到「看畫」是一種外表靜態,但是腦袋要不斷思考的事情。由此可見,不識字也能思考,如何引導兒童思考,唯一方法《提問》。
「問」等於「考」也不等於「考」,考試,就是在檢視一個人的學習成效,不會不好(壞的是分數的比較),因此,這一篇文章,為我的學生家長寫的-《深入閱讀技巧》


伴讀的路徑:讀課文→提問,這中間其實許多「眉角」,綜合一些我的方式。
l每一段落就停下來 基本上,在深入閱讀(伴讀)前,我希望孩子自行先閱讀過,然後再進行伴讀。伴讀的停留方式是以「段落」為基準,每一個大段落,就停下來檢視內容的要點。
l抓出文章的演員 常常很多學生是不會抓生詞的,也無法抓到重點,因此,我的提醒是:「人事時地物、專有名詞找出來;生詞、佳句、成語圈起來。」這過程中,鮮少孩子能抓出,「閱讀」本身是不會停留下來的視覺旅行,加上,隨著詞彙越來越多,學生已無力去深入探討,所以,身為伴讀者的功課就是陪伴他們找出文章的主角和反派角色。
l修辭與大意的練習 當他們認識譬喻法、擬人法、排比、映襯等等,便能明白以往讀起來滋味特別好的文章其組成方式,然而,運用句子來認識修辭才是最合宜的方式,認識學名不懂得欣賞和運用,是可惜的。另外,大意的產生不應該是靠自修,而是要自己寫出來。當學生一旦懂得抓出關鍵字,辨識出主旨句,就得練習自己寫大意,這一點,我覺得非常重要!(大意可以是主旨句)

l認識詞性、句型、標點符號 中文的學習和英文如出一轍,學習辨識詞性是基本功,從小一就要開始。(八大詞類,分別是:名詞、代名詞、形容詞、動詞、副詞、介系詞、連結詞、驚嘆詞。) 每一課課文,也都有句型學習(條件句、假設句、因果句、轉折句 )的安排,在孩子學習“照樣造句”前,不妨分析詞性、句型,並且將其他相關語詞告訴他,例如:「然而」為轉折語詞,如「但是」、「然而」、「否則」、「惟」、「不料」等詞語也是,這時,若能告訴他轉折語詞之前使用「分號」,那麼孩子便可以理解「;」代表的語氣意思。

l文章結構的伴讀 國中生會針對文章結構的伴讀,最主要是讓學生看見作者對文章的鋪張方式,有利於增長寫作結構的認知。

l取捨的伴讀 伴讀,可以延伸很多的學習,如何取捨學習資料,我的建議是以課文所教的為優先,其次是「溫故」,爾後才是「知新」。單純就課本的學習是非常狹隘的,在我的年紀來…

【心得】我看見的學思達教學(觀摩日)

從最早在雜誌裡看見葉丙成教授的文章,到認識中山女高張輝誠老師─學思達的傳教士,我從老師們的臉書、學思達社團後、影片、書籍,長達兩年左右的時間關注翻轉教育、關注學思達。
什麼是「學思達」?那就是(自)學、思(考)、(表)達。無庸置疑,這是一個可以不需要老師的世代,這是一個以學生為學習本位的時代。特地寫上這一篇感想紀錄、省思之外,也分享給更多人認識─我看見的學思達教學。
學習能力佳的人,自動補上領導者的位置 分組,是學思達的座位隊形。在上課期間,小組討論與交流是常見的事。這時,我看見:有能力的人自動補上領導者的位置。透過團隊合作的機會,練習口述邏輯、也帶動群體學習的參與感,除此之外,樹立友愛、共好的態度。
學習能力差的孩子,是學思達教學最大受惠者 老師的工作之一,就是從旁觀察與引導。在小組討論當中,老師會去巡視確認小組討論的方向,發現小組無法進行討論時便再次引導,若有學生不懂的地方,則要求隊友協助該名同學釐清,也會刻意安排此學生上台解說,再次確認是否理解,給予學習支持。
控班能力,是學思達教學成功的關鍵 以一年級而言,我非常欽佩宋芳鈺老師的教室管理能力。例如: l上課前請學生念一次班規口訣,凝聚學習的力量。 l每位學生一上台就會先自我介紹(大家好,我是○○○) l小朋友只要有回答問題,全班自動齊聲說:「你好棒!」 l上台回答問題,不只說答案,過程是如何思考的,也要講清楚。 l台下若有學生不專心,請台上的人再說一次。 l

【心得】揭開《房》書性侵文化的秘辛─父母必修的『性教育陪伴課』

受邀參加新竹縣竹仁國小故事媽咪的讀書會,將《房思琪的初戀樂園》為讀本,以研究者的角度去探討「青少年」面對性和愛普遍性的想法;又為何十三歲的思琪面對國華老師錯誤且窒息的愛時,以及另一位女主角伊紋在面對先生一維的婚姻時,一再讓自己沉溺在痛苦的螺旋之中,而久久無法自拔。讀書會現場以分組方式進行討論,釐清主角人物的背景與人格,探討角色之間的關係演變和心境變化,再取社會新聞中的相關案件進行對照時,我們發現所有的加害者在犯罪的前後,以及受害者遭受迫害下的選擇都有一貫的方式。
原來,那些被質疑怎麼不反抗的「不得不」,都是一個人在面對創傷的保護機制,在認清「斯德哥爾摩症候群」和「暴力循環模式」的樣貌後,揭開面對性侵與暴力唯一救贖的方法─那就是『反抗、打破沉默、向外求助』。
除此之外,追蹤社會新聞的結果,我們要問「那些加害者都去哪了?」(在此不列舉社會案例)。這種在權力、情感、威脅關係下所進行的性行為,稱之為「誘姦」,最後竟能以「合意性交」的理由使加害者脫逃法律制裁,這又是為什麼呢?身為父母,我們要做的就是好好教育我們的孩子,並且教育孩子認識「ASK First」的意義。只有丟掉「明確拒絕才算拒絕」的老思想,開始接受「只有明確同意才算同意」的新標準,才能讓法律全然地伸張正義。

兩場讀書會裡,我們探究《房》書表徵上的議題後,再回頭談論思琪母親沒有做到的事─性教育。一個完整的性教育即「全人性教育」,包括身體形象、性生殖(從受精到分娩)的資訊、性價值觀、溝通與情感關係、生育計畫等等;任何友善「男女關係」和「人生規劃」的基本理念,透過性來教授的一門學問就是「性教育」。
根據研究,三到五歲是性教育的啟蒙階段,孩子會在這個階段開始對性產生好奇,例如:「男女身體結構上的問題?」「我是怎麼生出來的?」「為什麼不能和爸媽結婚的話」到了青少年階段,男女生因第二性徵的變化,對「性」的好奇從自己延伸到異性,像是:男生提出「什麼是愛?」女生提出「愛情和感情有什麼不一樣?」、男生提出「何謂ABCDEF?」女生提出「男生為何為好色?」、男生提出「沒有愛的性交為什麼不好」女生提出「為什麼男生沒有愛也能性交」,然而,這些問題說明男女生性衝動的差別之處,也看出男女生對性的反應呈現內在情感差別。
我認為父母應當避免去教導他們『男性是主動的,女性是被動的』,這種雷同色情周刊雜誌宣揚『男性是攻擊性的,女性是協調性的』組合觀念,它正是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