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讓兔子做兔子、烏龜做烏龜

傅娟:讓兔子做兔子、烏龜做烏龜

不管走到哪裡,這個多才多藝的美麗母女四人組,都引人注目。傅娟的三個女兒從小考進音樂班、美術班、體育班就讀,參加各種大小才藝比賽、表演,展現真本領。年僅十三歲的老二歐陽娜娜,今年更考上美國數一數二的寇蒂斯音樂學院(Curtis Institute of Music),已於八月底赴賓州費城,成為該校最年輕的大提琴主修生。

傅娟也曾和許多媽媽一樣,不自覺將自己的期待加在女兒身上。起初,她興沖沖帶著有美術和體育天分的老大妮妮,跑遍琴、棋、書、畫外加舞蹈教室。但是,當妮妮學鋼琴,練不到幾分鐘就放下初學者琴譜《拜爾》,完全不按照媽媽的計畫行事,母女關係因此不再甜蜜。而本來跟在旁邊欣賞音樂的娜娜,琴藝卻在三個月內,就超過姊姊。

看出個性,帶孩子順著天賦走
傅娟逐漸看到,三個女兒有三種個性,她開始接納,並且支持。十七歲老大妮妮像兔子,聰明、敏捷但沒耐性重複細節。畫畫有自己的創意,不喜歡制式規定的框架。她同時也展現極佳的身體能力,因此一路從小學的美術班,到目前大同高中的體育班,主攻花式溜冰和競技體操。

老二娜娜像烏龜,有毅力,肯苦練,一步步接近自己的夢想。自稱「很喜歡排時間表」的傅娟,在娜娜身上找到共鳴。「時間表如果排給妮妮或小妹娣娣,就是廢紙一張,」傅娟說,但娜娜從小喜歡媽媽幫她排時間表,而且可以「細到這二十分鐘練第一、第二首,休息十分鐘再練第三、第四首。」

老三娣娣則是獅子,很有表現欲,「她需要掌聲,舞台是她前進的動力,」傅娟說。從五歲起娣娣就表現出對舞蹈的熱愛和自信,練韻律體操可以邊哭邊拉筋,連續練三、四個小時,因為「她知道好的表演要靠努力練習換來。」和兩個姊姊一樣,娣娣也是各種舞蹈比賽的常勝軍。
「父母一定都知道子女的特長和個性,只是你願不願意相信和支持,」傅娟說。對老大妮妮她嘗試過所有方法,到老三娣娣,即使成績不如預期,不適應大班生活,她也不緊張了,「因為每個孩子都有自己的過程,」她說。

單獨約會,談學習也顧心情
每學期開始,傅娟都會和每個女兒單獨開會,討論想學、不想學什麼,想上、不想上哪些課。然後列出理想可行的課程表,生活就在安排、接送三個女兒的節奏中忙亂著。

始終關切孩子開心與否的傅娟認為:「只有讓孩子做她擅長、想做的事,她才有動機、才會做得開心。」娜娜一天八小時苦練大提琴,遇到無法突破技巧難關的低潮,會邊練邊哭。妮妮看不下去,質疑媽媽「讓妹妹沒有童年」。傅娟有時也惶恐懷疑,總在一對一祕密約會時跟娜娜確認,「即使練得那麼痛苦,你還要繼續做這件事嗎?」娜娜總是肯定的回答說:「這就是我的童年。」於是,傅娟相信,音樂,真的是她要的選擇。

曾經,妹妹娜娜的音樂比賽成就是妮妮「青春期最大的沮喪」,但在她第一次主動要求超時苦練花式溜冰後,傅娟便帶她參加表演和比賽,讓她建立自信。傅娟也鼓勵不會看譜的她,學習薩克斯風,妮妮終於在其中找到樂趣,也可以跟妹妹同台演出。「放下不等於放棄,父母要和孩子鬥智,讓她主動掉進你設下的陷阱,」傅娟不斷提供建議和機會,讓妮妮恢復對音樂的自信。

帶娜娜赴美學大提琴,「自己的人生和家中的每個人都會有一個很大的轉換,」傅娟預測。短期內,她必須當空中飛人,先安排好娜娜的生活,同時打聽娣娣在美學舞的可能性。傅娟真是一個最典型跟著孩子重溫童年、也跟著孩子成長的「啦啦隊媽媽」。

引用:http://www.parenting.com.tw/article/article.action?id=5051795&page=1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【心得】我看見的學思達教學(觀摩日)

從最早在雜誌裡看見葉丙成教授的文章,到認識中山女高張輝誠老師─學思達的傳教士,我從老師們的臉書、學思達社團後、影片、書籍,長達兩年左右的時間關注翻轉教育、關注學思達。
什麼是「學思達」?那就是(自)學、思(考)、(表)達。無庸置疑,這是一個可以不需要老師的世代,這是一個以學生為學習本位的時代。特地寫上這一篇感想紀錄、省思之外,也分享給更多人認識─我看見的學思達教學。
學習能力佳的人,自動補上領導者的位置 分組,是學思達的座位隊形。在上課期間,小組討論與交流是常見的事。這時,我看見:有能力的人自動補上領導者的位置。透過團隊合作的機會,練習口述邏輯、也帶動群體學習的參與感,除此之外,樹立友愛、共好的態度。
學習能力差的孩子,是學思達教學最大受惠者 老師的工作之一,就是從旁觀察與引導。在小組討論當中,老師會去巡視確認小組討論的方向,發現小組無法進行討論時便再次引導,若有學生不懂的地方,則要求隊友協助該名同學釐清,也會刻意安排此學生上台解說,再次確認是否理解,給予學習支持。
控班能力,是學思達教學成功的關鍵 以一年級而言,我非常欽佩宋芳鈺老師的教室管理能力。例如: l上課前請學生念一次班規口訣,凝聚學習的力量。 l每位學生一上台就會先自我介紹(大家好,我是○○○) l小朋友只要有回答問題,全班自動齊聲說:「你好棒!」 l上台回答問題,不只說答案,過程是如何思考的,也要講清楚。 l台下若有學生不專心,請台上的人再說一次。 l

【心得】揭開《房》書性侵文化的秘辛─父母必修的『性教育陪伴課』

受邀參加新竹縣竹仁國小故事媽咪的讀書會,將《房思琪的初戀樂園》為讀本,以研究者的角度去探討「青少年」面對性和愛普遍性的想法;又為何十三歲的思琪面對國華老師錯誤且窒息的愛時,以及另一位女主角伊紋在面對先生一維的婚姻時,一再讓自己沉溺在痛苦的螺旋之中,而久久無法自拔。讀書會現場以分組方式進行討論,釐清主角人物的背景與人格,探討角色之間的關係演變和心境變化,再取社會新聞中的相關案件進行對照時,我們發現所有的加害者在犯罪的前後,以及受害者遭受迫害下的選擇都有一貫的方式。
原來,那些被質疑怎麼不反抗的「不得不」,都是一個人在面對創傷的保護機制,在認清「斯德哥爾摩症候群」和「暴力循環模式」的樣貌後,揭開面對性侵與暴力唯一救贖的方法─那就是『反抗、打破沉默、向外求助』。
除此之外,追蹤社會新聞的結果,我們要問「那些加害者都去哪了?」(在此不列舉社會案例)。這種在權力、情感、威脅關係下所進行的性行為,稱之為「誘姦」,最後竟能以「合意性交」的理由使加害者脫逃法律制裁,這又是為什麼呢?身為父母,我們要做的就是好好教育我們的孩子,並且教育孩子認識「ASK First」的意義。只有丟掉「明確拒絕才算拒絕」的老思想,開始接受「只有明確同意才算同意」的新標準,才能讓法律全然地伸張正義。

兩場讀書會裡,我們探究《房》書表徵上的議題後,再回頭談論思琪母親沒有做到的事─性教育。一個完整的性教育即「全人性教育」,包括身體形象、性生殖(從受精到分娩)的資訊、性價值觀、溝通與情感關係、生育計畫等等;任何友善「男女關係」和「人生規劃」的基本理念,透過性來教授的一門學問就是「性教育」。
根據研究,三到五歲是性教育的啟蒙階段,孩子會在這個階段開始對性產生好奇,例如:「男女身體結構上的問題?」「我是怎麼生出來的?」「為什麼不能和爸媽結婚的話」到了青少年階段,男女生因第二性徵的變化,對「性」的好奇從自己延伸到異性,像是:男生提出「什麼是愛?」女生提出「愛情和感情有什麼不一樣?」、男生提出「何謂ABCDEF?」女生提出「男生為何為好色?」、男生提出「沒有愛的性交為什麼不好」女生提出「為什麼男生沒有愛也能性交」,然而,這些問題說明男女生性衝動的差別之處,也看出男女生對性的反應呈現內在情感差別。
我認為父母應當避免去教導他們『男性是主動的,女性是被動的』,這種雷同色情周刊雜誌宣揚『男性是攻擊性的,女性是協調性的』組合觀念,它正是…

《經驗》識字問題問與答篇

一直以來都會有家長在問「識字問題」,也一直好想正式的寫一篇研究分享,但實在是太忙碌了!這一週正好有朋友代為詢問,所以我先簡潔有力的寫一段落跟大家交流。
一、先了解你的孩子是什麼學習屬性?
我在開課的報名表當中,都會詢問這件事情;當你了解孩子是怎麼樣的學習屬性時,你可以針對她擅長的學習方式給予合適的教材;倘若真的找不到教材,那麼至少身為大人可以去理解,為什麼孩子總是記不住的原因。

二、請思考孩子究竟是「識字障礙」還是「書寫障礙」?
多數的孩子還不到用「障礙」這兩個字,只是比較容易健忘;你先觀察清楚哪一項是他的弱點,才能對症下藥。以下的方式是針對一般狀況的輔助建議:

(A)我的小孩總是仰賴注音符號?
如果你的小孩已經二升三年級,那麼他應該要會能沒有注音的書籍,我的建議作法是:直接看純國字的故事書。閱讀,本來就不需要每一個字都會才能讀,就從大量閱讀開始,久了一定可以看國字。

(B)孩子在書寫時,很多教過的國字都會忘記?
書寫比識字更難,識字可以有邊讀邊,但書寫若沒寫正確就是錯誤。我要明白地說,書寫靠的就是記憶力,尤其是「視覺記憶」。如果你的孩子學習屬性偏向聽覺或是觸覺,那麼如何幫助你的孩子不忘字,方法就是:多練習、多練習、多練習。

三、記憶國字有沒有特殊的方法?
答案是「有」的,筆畫、字感、部首、部件、故事記憶等等,這都是方法,但是哪一種方法最適合你的孩子?哪一種方法適合在怎麼樣的年齡?從我過去閱讀過不少的識字書籍和論文,其實是有統計數據的。

我的想法是,你都可以引導孩子去試看看,找出一套對他來說最有效的方法;但最重要的關鍵是—多練習。

北宋文豪歐陽修有一套“識字日誦〞讀書法,他僅花三年半的時間熟讀《孝經》、《論語》、《詩經》等十部,又花七年的時間熟背經書。有人問歐陽修讀書的方法,他這樣說:「餘平生所作文章,多在三上,乃馬上、枕上、廁上也。」又云「為文有三多,看多,做多,商量多」,這意思就是:讀書方法在於勤學、善用時間大量閱讀,除此之外,多思辨,多討論為不二法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