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【心得】性教育陪伴課有感

我想,我必須提筆寫下紀錄,關於「給大人的性教育陪伴課(概論與承接)

先拋開講座引子-女作家《房思琪》事件,我要從上週半夜,女兒爬起來到書房找我,看我沒睡,佯稱自己睡不著,我領著她回到床上,母女倆聊起天來,從同性為何不能結婚?到伴侶與婚姻定義?到性行為與生小孩?又到了自我保護與防身術,超過一個小時的對話,直到我舉白旗投降……
「五歲(實歲)」,這是我們第一次這麼長的時間聊性教育。
五歲,我用「陰莖」和「陰道」,「精子」與「卵子」解釋性行為與生命。
五歲,我用「伴侶」涵蓋所有因愛而生活在一起的人。
五歲,我用一男一女解釋「婚姻」的定義。

開啟這堂《性教育陪伴課》是臉友津羽,對女性古典文學與性別議題的研究有很長的時間,一開場她便說道:「經歷了三四百年,社會對女性的偏見仍是一樣。」「只有到死亡前,才能道出真相,屈辱的事。」其實,不正因為我們一直活在傳統禮教桎梏,那些禮教把男女的地位推向兩極,「男主內、女主外」,「別像個娘們一樣」這樣的父權說詞,下修故事書、童謠一直在洗腦著每一個人,而且世代相傳。因此,陪伴課的第一章是:性別意識去除化。(性別不該有顏色、樣貌、能力的主觀意識)

從台灣性教育網站看到,性教育面向包括「性醫學」、「性心理與社會」、「人性學」及「家庭教育」,協助個體在生命歷程中,認識、探索、察覺、了解自己生理、心理、及社會文化。這樣的美意,是社會成長的現象,然而,政府是以如何的形式把性教育資訊投入校園,粗糙或精緻?全面直接或是適齡篩選給兒童,我因為不夠瞭解而不信任。但是,回過頭來看,『如果說,不夠親暱的家庭關係,將孩子提前推向到外面世界尋找愛,那麼沒有全人性教育的家庭陪伴,是不是讓我們在還不夠認識自己時,便選擇踏入婚姻,或是未婚生子。』這是我看見的《房思琪》,原來,家庭才是教育殿堂。

陪伴課的第二章就是:完整的性教育陪伴,更需要的視角是:協助孩子認識自己!這樣的對話,父母參與了孩子對性別的認識、性的價值觀、性與生涯規劃、婚姻結合及生命綿延的真諦。當津羽問我:「你認為幾歲可以結婚或生子?」我的回答是:「能為自己的行為(選擇)負責時。」

如今,重男輕女的陋習風氣仍然存在,是否能隨著幾代的革命而滅絕,我認為,「男性」才是改變社會風氣的支持者,當教育使「女權意識」抬頭時,為母親的,若能拔除意識上的金箍咒,不再相傳刻板思想,父母從教養當中練習「傾聽」與「尊重」,這便是『身教』,因為『每一個人的意願,都值得被尊重。 (陪伴課的第三章)』曾經,我看到這樣一句嘲諷的話:「當孩子說不要不要的時候,父母選擇聽而不聞,這算不算強暴?」此話在腦海中,久久揮之不去。

最後,我想回到那晚女兒的開場白,「媽媽,為什麼女生不可以跟女生結婚?」性別是什麼,外顯的器官決定了性別的認定,但「性別的真相」卻是在屢屢經歷不斷重新認識自我之後,不因短暫的情愫而誤判,那就是「性別的真相」。

當今同志議題,衍生修法爭議、婚姻定義、養育問題等等……,每一天都有人在爭取普遍大眾認為理所當然的律法。在「同理」面前,我感到糾結和矛盾,沒有人可以否定「同性戀者相愛相守的情感」之真實;但是,「繁衍後代的異性結合定論」、「經歷懷胎十個月的骨肉之情」、「認養者在同性家庭成長的影響」以及「他國曾經開放同志結婚後來反對的案例」等等,卻活生生的把「情」字從「理」、「法」中移開,無法公正。因此,最終我把心意放在宗教信仰面前,我選擇為兒女成長禱告,也選擇為所有的愛給予祝福。最終,「如果有一天,我的孩子是同性戀者,我會怎麼做?」答案是「尊重(同性傾向)、支持(做自己)」。如果孩子再問我一次「為何同性不能結婚?」我想,除了告訴孩子神的話語、社會和法律的現況,我也要告訴孩子更多關於我對她的愛與信心

至於,「幾歲才可以性行為?」宗教立場,我會鼓勵孩子在踏進婚姻前「守貞」,但是,「自由」是沒有人可以「限制」,我相信「約束(規定)」建立於信服與遵從的意願之下,才能免於欺瞞與傷害的發生,就如同「幾歲才可以使用手機?」、「幾歲才可以交男朋友?」、「幾歲才可以結婚?」的議題─『孩子,你準備好了嗎?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【心得】我看見的學思達教學(觀摩日)

從最早在雜誌裡看見葉丙成教授的文章,到認識中山女高張輝誠老師─學思達的傳教士,我從老師們的臉書、學思達社團後、影片、書籍,長達兩年左右的時間關注翻轉教育、關注學思達。
什麼是「學思達」?那就是(自)學、思(考)、(表)達。無庸置疑,這是一個可以不需要老師的世代,這是一個以學生為學習本位的時代。特地寫上這一篇感想紀錄、省思之外,也分享給更多人認識─我看見的學思達教學。
學習能力佳的人,自動補上領導者的位置 分組,是學思達的座位隊形。在上課期間,小組討論與交流是常見的事。這時,我看見:有能力的人自動補上領導者的位置。透過團隊合作的機會,練習口述邏輯、也帶動群體學習的參與感,除此之外,樹立友愛、共好的態度。
學習能力差的孩子,是學思達教學最大受惠者 老師的工作之一,就是從旁觀察與引導。在小組討論當中,老師會去巡視確認小組討論的方向,發現小組無法進行討論時便再次引導,若有學生不懂的地方,則要求隊友協助該名同學釐清,也會刻意安排此學生上台解說,再次確認是否理解,給予學習支持。
控班能力,是學思達教學成功的關鍵 以一年級而言,我非常欽佩宋芳鈺老師的教室管理能力。例如: l上課前請學生念一次班規口訣,凝聚學習的力量。 l每位學生一上台就會先自我介紹(大家好,我是○○○) l小朋友只要有回答問題,全班自動齊聲說:「你好棒!」 l上台回答問題,不只說答案,過程是如何思考的,也要講清楚。 l台下若有學生不專心,請台上的人再說一次。 l

【心得】揭開《房》書性侵文化的秘辛─父母必修的『性教育陪伴課』

受邀參加新竹縣竹仁國小故事媽咪的讀書會,將《房思琪的初戀樂園》為讀本,以研究者的角度去探討「青少年」面對性和愛普遍性的想法;又為何十三歲的思琪面對國華老師錯誤且窒息的愛時,以及另一位女主角伊紋在面對先生一維的婚姻時,一再讓自己沉溺在痛苦的螺旋之中,而久久無法自拔。讀書會現場以分組方式進行討論,釐清主角人物的背景與人格,探討角色之間的關係演變和心境變化,再取社會新聞中的相關案件進行對照時,我們發現所有的加害者在犯罪的前後,以及受害者遭受迫害下的選擇都有一貫的方式。
原來,那些被質疑怎麼不反抗的「不得不」,都是一個人在面對創傷的保護機制,在認清「斯德哥爾摩症候群」和「暴力循環模式」的樣貌後,揭開面對性侵與暴力唯一救贖的方法─那就是『反抗、打破沉默、向外求助』。
除此之外,追蹤社會新聞的結果,我們要問「那些加害者都去哪了?」(在此不列舉社會案例)。這種在權力、情感、威脅關係下所進行的性行為,稱之為「誘姦」,最後竟能以「合意性交」的理由使加害者脫逃法律制裁,這又是為什麼呢?身為父母,我們要做的就是好好教育我們的孩子,並且教育孩子認識「ASK First」的意義。只有丟掉「明確拒絕才算拒絕」的老思想,開始接受「只有明確同意才算同意」的新標準,才能讓法律全然地伸張正義。

兩場讀書會裡,我們探究《房》書表徵上的議題後,再回頭談論思琪母親沒有做到的事─性教育。一個完整的性教育即「全人性教育」,包括身體形象、性生殖(從受精到分娩)的資訊、性價值觀、溝通與情感關係、生育計畫等等;任何友善「男女關係」和「人生規劃」的基本理念,透過性來教授的一門學問就是「性教育」。
根據研究,三到五歲是性教育的啟蒙階段,孩子會在這個階段開始對性產生好奇,例如:「男女身體結構上的問題?」「我是怎麼生出來的?」「為什麼不能和爸媽結婚的話」到了青少年階段,男女生因第二性徵的變化,對「性」的好奇從自己延伸到異性,像是:男生提出「什麼是愛?」女生提出「愛情和感情有什麼不一樣?」、男生提出「何謂ABCDEF?」女生提出「男生為何為好色?」、男生提出「沒有愛的性交為什麼不好」女生提出「為什麼男生沒有愛也能性交」,然而,這些問題說明男女生性衝動的差別之處,也看出男女生對性的反應呈現內在情感差別。
我認為父母應當避免去教導他們『男性是主動的,女性是被動的』,這種雷同色情周刊雜誌宣揚『男性是攻擊性的,女性是協調性的』組合觀念,它正是…

【心得】從生活教育談寫字正姿(寫字前的準備)

終於有時間把掛心已久的“寫字正姿師長專訓”筆記與自己的經驗作個融會貫通,由於資訊眾多,故逐次投書。
知道寶嘉老師足足超過一年半,也是眾多寫字老師當中與我理念、信仰、推崇讀經的想法投合之人,其不僅網路教學影片非常清楚、無藏私之外,理念上也符合兒童肢體發展,所以,我經常推薦朋友或家長帶孩子去聽課,直到,老師開了師資班,讓我一飽教學理論與實務之精闢。
寶嘉老師的教學理念第一條:「別讓幼兒拿筆寫字!」與蒙特梭利幼兒教育理念一致,不讓學齡前兒童過早使用鉛筆寫字,而是先以食指取代鉛筆,以觸覺板引導筆畫。在寫字用筆的使用上,寶嘉老師的建議是彩色筆寫字→鉛筆寫字→鋼珠筆寫字→毛筆寫字,依循年齡和能力調整;其中,鉛筆寫字以3B開始,碳色逐步往上提高,視學生握筆之鬆、用筆之輕、運筆之緩、寫字之勻,作其挑戰。
然而,在寫字之前,先談坐姿,關乎兒童脊椎和視力,不得不留心。此部分,連結寶嘉老師的示範影片寫字正姿教學影片ˍ握筆三字經&坐姿小口訣
椅子沿著桌邊放下、
不要椅子離桌子太遠、
肚臍在桌面下一個拳頭的位置、
雙腳腳底板踏實著地,
均為判斷桌椅高低是否合宜的方法。


圖片為專訓日所拍攝的。 寶嘉老師傳授利用紙膠帶十字路口制定「寫字區」的構想,這個點子令我驚訝不已,此妙法有助提醒兒童坐姿。
另外,再分享國立教育資料館所提供的硬筆字教學影片,也有坐姿和採光上的補充。

了解「正姿之後」便要為寫字而預備,緊接著就是“寫字暖身操”,我認為這非常的重要,建議每次寫字時都要先讓手部放鬆,故連結影片供學子觀看、練習。

寫字正姿是一種習慣,我之所以看重它,正因為正確的開始總比事後糾正更為事倍功半。完整的寫字訓練是一年期的時間,我相信練字是修身養性,習慣養成也非一朝一夕。
所謂「讀書法,有三到,心口眼,信皆要。」一手好字需要一顆安靜的心、專心的心,而這就是『心到』;『眼到』,即觀察字帖,再進行書寫。關於生字練習,我對學生的建議也是觀察字形→範例描寫→空格書寫,而且一次範例,一次書寫,因為這樣的練習,即使是相同的字,也都能在有思考的情況下進行。至於,『口到』,便是口說運筆的「走停」節奏或筆畫「名稱」,寫字的同時,搭配筆畫的讀誦,有助於將精神集中在筆尖下的一筆一劃。
本文除了分享寫字前的準備要點之外,也極力建議不要「揠苗助長」,「過早拿筆寫字」會因握姿和出力錯誤影響肢體發展,另外,來日方長,我認為學習「未改變教學形式」下修教授,容易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