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張輝誠:寫好作文,從心的觸動開始

文:張輝誠老師
文章引用:親子天下雜誌 58(連結點)

首屆高中會考結束了,在基北區,國文科作文意外成為錄取成敗的重要關鍵,一時間又成為眾所矚目焦點,笑嘲怒罵者有之,樂觀其成者亦有之,舉國沸騰。
爭議熱潮終究會隨時間遠去而冷卻,但關於作文教學的問題未必能隨時間遠去而得到圓滿解決,這個問題存在數十年了:教學現場老師多不會教作文,少數會教作文的老師又多半局限在形式本身,罕能觸及思想與內涵,又或者只能教作文而難以擴展到真正的文學創作。

「六級分」不等於會寫作
於是乎,絕大多數學生不知道應該如何提升自我寫作能力,有一點點寫作能力的學生又常誤以為作文六級分,就已擁有良好寫作能力。

讓我們從頭思考一下,寫作到底該如何培養、如何訓練?

教學現場老師或坊間參考書教寫作喜歡從寫作格式談起,從審題、破題、起承轉合談起,這些固然重要,卻是寫作過程中比較後面需要考量的東西。

寫作一開始最重要的並不是這些外在格式或技巧,而是寫作的「材料」,材料才構成「內容」,內容才是文章主體,所以老師也好,家長也罷,若想訓練學生、小孩寫作能力,就應該從內容著手,正所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,學生沒有寫作的米,如何能炊煮出一篇好文章。

寫作力基礎一:發現的眼睛

文章的米,從何而得?最簡單的兩個途徑,閱讀與生活。

先從生活談起。
作家舒國治曾說:「我是認真在過生活,寫作只是我認真過生活的一種記錄方式而已。」換句話說,學生本身的日常生活就是最佳材料來源,只是學生常誤以為寫作題材就是要很特殊、很特別才行,其實不然,學生忘了習以為常、不足為奇的日常生活,實際上藏著許許多多的不平凡,學生欠缺的只是「發現」的眼睛。

老師要做的事情,不是急著讓學生打開稿紙、逕自書寫,而是要幫助學生打開「發現」的眼睛。舉例來說,教寫作一開始就應當先從源頭開始引導起,可以先給學生一個主題,如最快樂、最悲傷、最痛苦、最感動、最難忘的一件事、一樣物品、一個人、一處地方,然後讓學生上台拿麥克風講述故事。

當學生述說時,老師不是旁聽點頭而已,而是必須不斷引導學生,哪些重要地方必須提供更多細節來特寫、詳寫,哪些不重要的地方可以略寫、甚至根本不用寫,哪些地方可以倒敘以增加懸疑感,哪些地方可以增強情緒以渲染讀者……只要重複幾次,學生就懂得寫作所需要的材料來源、寫作技巧和感情表達方式了。

這個訓練遠比一開始就讓學生直接寫作文來得更重要,因為這才是從寫作根源發想處訓練起學生。而不是直接讓學生用稀疏的米,然後只告訴他炊煮時間、溫度、水量等等格式,最後一定只會煮出一篇水湯湯的粥文章。

這個訓練操作得宜,老師會驚訝發現學生講起感動或悲傷之事,真情流露,說到情深處,悲從中來,不禁淚灑講台,連底下聆聽的同學都聽得感動到流下眼淚,這不正是最「抒情」(文)的教學方式嗎?


寫作力基礎二:深刻的閱讀

再談閱讀。

單純閱讀,並不容易回饋或轉化成寫作的養分。閱讀能力或品味必須長時間培養,閱讀能力必須融合歸納、整理、思考、批判、鑑賞等等綜合過程,甚至必須透過模仿、縮寫、改寫、引用、化用等等練習,才能轉變成寫作養分。

所以,讓學生或是家中小孩閱讀時,不是讀完就算了,而是讀完之後還要兼顧「內容」與「形式」,從閱讀中吸收書本中的內容(如表現感情的材料、議論事理的觀點等等),以增加寫作的材料來源;從閱讀中,同時分析書裡的寫作技巧(作者如何「處理」、「安排」表現感情的材料或議論事理的觀點)。

換句話說,閱讀不光只是獲取情感共鳴的感動、或知悉議論事理觀點的豁然開朗,而是必須深入分析作者如何表現、傳達感動之情、如何展現豁然開朗之理,這些才是寫作的重要關鍵,也是閱讀能夠真正回饋到寫作的關鍵之處。
且讓我們重回到教學現場。請記住,課本上每一篇文章,無論文言或白話,無論寫得好或壞,都是寫作的重要範文。癥結問題之一,出在現場老師教課文習慣由小而大,而不是由大而小。


教學必須由大而小

何謂由小而大?就是太著重在生難字詞的形音義解釋、修辭、翻譯、句意、段落大意,耗費課堂七、八成時間在講解這些東西,只剩兩、三成的時間講解文章結構、意涵和思想,並且完全不讓學生自行思考、分析和表達。

何謂由大而小?恰好反其道而行,把課堂寶貴的七、八成時間,交給學生自行主動針對文章思想、意涵和結構,進行思考、分析與表達(如何辦到?請自行上網查閱「學思達教學法」一文)〈見文末)

由大而小有何好處?請先試想,我們讀金庸小說看到不懂的字,會停下來去查字典嗎?為什麼不會,因為根本不妨礙我們理解故事。但是台灣教學現場教課文,幾乎是到了字斟句酌的地步,這樣不全然都錯,但我們犧牲了文章還有更重要的全體之大用。

一個作家寫了一篇文章難道是為了賣弄他的生難字詞、修辭、文言、句意和段落大意?還是只是要表現意涵和思想?當然是後者。但當老師們在教學現場一再由小而大,不是由大而小,老師也就一而再、再而三的破壞學生閱讀文章的樂趣與思考訓練。

那麼,教書「由大而小」有何好處?好處太多了,這樣才能迅速拉高學生學習位階,不再只是記誦形音義、修辭等瑣碎知識,而可以深入文章思想、與作者對話,訓練學生思考力、理解力、鑑賞力、表達能力,如此一來,學生每一堂課都能接受思考和寫作的多重能力訓練,而非像過去一樣要單獨抽一、兩節課來進行寫作教學。

寫作,需長時間的積累與訓練,這個積累要在每天生活與每一節的課堂閱讀中,不斷深入、累積、發現、表達,才能培養出寫作能力。

所以請記住,寫作一定是先有材料,才談形式和技巧。我們要讓學生先發現到處都是材料,文字只是他們可以表現材料的工具之一,相機、錄影機、畫筆也是工具,也都可以拿來創作,唯一差別只在於文字創作和考試有關,需要被評比。

當有人還在誇誇其談,寫作首重審題、破題、起承轉合,請老師們一定要意識到,這只是針對「命題作文」而言,我們千萬不要把學生訓練到只會寫命題作文,而對「自由命題」的寫作感到害怕。

因為真實的寫作,是從心裡的觸動開始,選擇用文字表現心裡觸動換句話說,是先有了材料,才決定了文章的形式。好不容易把心裡觸動,寫成了文章,最後才安上題目,題目若不是滿意還能一改再改,甚至只用「無題」。

所以老師們千萬不要以為命題作文寫得好,學生的寫作能力就是好,不是的,他們離真實的寫作還很遙遠。我們要把眼光放遠,要把五彩筆交到學生手上,而不是老師和學生都不知道,五彩筆究竟藏在哪裡?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《教學篇》家教老師的深入閱讀七大技巧

就我所過去研習的經驗獲得一件事:「閱讀理解從幼兒開始培養」,這在從我的舊文《看畫10分鐘,練出孩子的競爭力》有提到「看畫」是一種外表靜態,但是腦袋要不斷思考的事情。由此可見,不識字也能思考,如何引導兒童思考,唯一方法《提問》。
「問」等於「考」也不等於「考」,考試,就是在檢視一個人的學習成效,不會不好(壞的是分數的比較),因此,這一篇文章,為我的學生家長寫的-《深入閱讀技巧》


伴讀的路徑:讀課文→提問,這中間其實許多「眉角」,綜合一些我的方式。
l每一段落就停下來 基本上,在深入閱讀(伴讀)前,我希望孩子自行先閱讀過,然後再進行伴讀。伴讀的停留方式是以「段落」為基準,每一個大段落,就停下來檢視內容的要點。
l抓出文章的演員 常常很多學生是不會抓生詞的,也無法抓到重點,因此,我的提醒是:「人事時地物、專有名詞找出來;生詞、佳句、成語圈起來。」這過程中,鮮少孩子能抓出,「閱讀」本身是不會停留下來的視覺旅行,加上,隨著詞彙越來越多,學生已無力去深入探討,所以,身為伴讀者的功課就是陪伴他們找出文章的主角和反派角色。
l修辭與大意的練習 當他們認識譬喻法、擬人法、排比、映襯等等,便能明白以往讀起來滋味特別好的文章其組成方式,然而,運用句子來認識修辭才是最合宜的方式,認識學名不懂得欣賞和運用,是可惜的。另外,大意的產生不應該是靠自修,而是要自己寫出來。當學生一旦懂得抓出關鍵字,辨識出主旨句,就得練習自己寫大意,這一點,我覺得非常重要!(大意可以是主旨句)

l認識詞性、句型、標點符號 中文的學習和英文如出一轍,學習辨識詞性是基本功,從小一就要開始。(八大詞類,分別是:名詞、代名詞、形容詞、動詞、副詞、介系詞、連結詞、驚嘆詞。) 每一課課文,也都有句型學習(條件句、假設句、因果句、轉折句 )的安排,在孩子學習“照樣造句”前,不妨分析詞性、句型,並且將其他相關語詞告訴他,例如:「然而」為轉折語詞,如「但是」、「然而」、「否則」、「惟」、「不料」等詞語也是,這時,若能告訴他轉折語詞之前使用「分號」,那麼孩子便可以理解「;」代表的語氣意思。

l文章結構的伴讀 國中生會針對文章結構的伴讀,最主要是讓學生看見作者對文章的鋪張方式,有利於增長寫作結構的認知。

l取捨的伴讀 伴讀,可以延伸很多的學習,如何取捨學習資料,我的建議是以課文所教的為優先,其次是「溫故」,爾後才是「知新」。單純就課本的學習是非常狹隘的,在我的年紀來…

【心得】我看見的學思達教學(觀摩日)

從最早在雜誌裡看見葉丙成教授的文章,到認識中山女高張輝誠老師─學思達的傳教士,我從老師們的臉書、學思達社團後、影片、書籍,長達兩年左右的時間關注翻轉教育、關注學思達。
什麼是「學思達」?那就是(自)學、思(考)、(表)達。無庸置疑,這是一個可以不需要老師的世代,這是一個以學生為學習本位的時代。特地寫上這一篇感想紀錄、省思之外,也分享給更多人認識─我看見的學思達教學。
學習能力佳的人,自動補上領導者的位置 分組,是學思達的座位隊形。在上課期間,小組討論與交流是常見的事。這時,我看見:有能力的人自動補上領導者的位置。透過團隊合作的機會,練習口述邏輯、也帶動群體學習的參與感,除此之外,樹立友愛、共好的態度。
學習能力差的孩子,是學思達教學最大受惠者 老師的工作之一,就是從旁觀察與引導。在小組討論當中,老師會去巡視確認小組討論的方向,發現小組無法進行討論時便再次引導,若有學生不懂的地方,則要求隊友協助該名同學釐清,也會刻意安排此學生上台解說,再次確認是否理解,給予學習支持。
控班能力,是學思達教學成功的關鍵 以一年級而言,我非常欽佩宋芳鈺老師的教室管理能力。例如: l上課前請學生念一次班規口訣,凝聚學習的力量。 l每位學生一上台就會先自我介紹(大家好,我是○○○) l小朋友只要有回答問題,全班自動齊聲說:「你好棒!」 l上台回答問題,不只說答案,過程是如何思考的,也要講清楚。 l台下若有學生不專心,請台上的人再說一次。 l

【心得】揭開《房》書性侵文化的秘辛─父母必修的『性教育陪伴課』

受邀參加新竹縣竹仁國小故事媽咪的讀書會,將《房思琪的初戀樂園》為讀本,以研究者的角度去探討「青少年」面對性和愛普遍性的想法;又為何十三歲的思琪面對國華老師錯誤且窒息的愛時,以及另一位女主角伊紋在面對先生一維的婚姻時,一再讓自己沉溺在痛苦的螺旋之中,而久久無法自拔。讀書會現場以分組方式進行討論,釐清主角人物的背景與人格,探討角色之間的關係演變和心境變化,再取社會新聞中的相關案件進行對照時,我們發現所有的加害者在犯罪的前後,以及受害者遭受迫害下的選擇都有一貫的方式。
原來,那些被質疑怎麼不反抗的「不得不」,都是一個人在面對創傷的保護機制,在認清「斯德哥爾摩症候群」和「暴力循環模式」的樣貌後,揭開面對性侵與暴力唯一救贖的方法─那就是『反抗、打破沉默、向外求助』。
除此之外,追蹤社會新聞的結果,我們要問「那些加害者都去哪了?」(在此不列舉社會案例)。這種在權力、情感、威脅關係下所進行的性行為,稱之為「誘姦」,最後竟能以「合意性交」的理由使加害者脫逃法律制裁,這又是為什麼呢?身為父母,我們要做的就是好好教育我們的孩子,並且教育孩子認識「ASK First」的意義。只有丟掉「明確拒絕才算拒絕」的老思想,開始接受「只有明確同意才算同意」的新標準,才能讓法律全然地伸張正義。

兩場讀書會裡,我們探究《房》書表徵上的議題後,再回頭談論思琪母親沒有做到的事─性教育。一個完整的性教育即「全人性教育」,包括身體形象、性生殖(從受精到分娩)的資訊、性價值觀、溝通與情感關係、生育計畫等等;任何友善「男女關係」和「人生規劃」的基本理念,透過性來教授的一門學問就是「性教育」。
根據研究,三到五歲是性教育的啟蒙階段,孩子會在這個階段開始對性產生好奇,例如:「男女身體結構上的問題?」「我是怎麼生出來的?」「為什麼不能和爸媽結婚的話」到了青少年階段,男女生因第二性徵的變化,對「性」的好奇從自己延伸到異性,像是:男生提出「什麼是愛?」女生提出「愛情和感情有什麼不一樣?」、男生提出「何謂ABCDEF?」女生提出「男生為何為好色?」、男生提出「沒有愛的性交為什麼不好」女生提出「為什麼男生沒有愛也能性交」,然而,這些問題說明男女生性衝動的差別之處,也看出男女生對性的反應呈現內在情感差別。
我認為父母應當避免去教導他們『男性是主動的,女性是被動的』,這種雷同色情周刊雜誌宣揚『男性是攻擊性的,女性是協調性的』組合觀念,它正是…